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新闻资讯

你的位置:手机购彩 > 新闻资讯 >

当年五星红旗仅得到5票,三号作品得了342票,为什么最后选择五星红旗?

发布日期:2022-08-12 12:23    点击次数:158

1949年10月1日下午,伟大领袖毛主席于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今天成立了!”之后,天安门广场立刻陷入了欢呼与沸腾。

紧接着,中央委员会秘书长林伯渠宣布“升国旗!奏国歌!”

在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当中,一面崭新的五星红旗缓缓升起。

30万民众热泪盈眶地盯着代表新中国的五星红旗行以注目礼,中国人民解放军官兵们则是骄傲地把右手举到帽檐,向国旗致以崇高的军礼。

不过大家没想到的是,这面饱含无数中华儿女热切希望的崭新国旗,其命运非常的坎坷。

甚至在一开始的投票中,这面旗帜仅仅得了5票,那最终为什么它仍然成为了新中国的国旗呢?

新国旗制作势在必行

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并确立了今后代表政府的旗帜。

按照以往的惯例,世界各国共产组织旗帜都是模仿苏联旗帜设计本国的国旗,此次中华苏维埃的设计也不例外。

旗帜的基本样式被设计成了红色的旗底,旗帜左上方有一颗黄色的五角星,五角星的右下角是代表共产主义的镰刀斧头图案。

很长时间以来,中华苏维埃政府以及军队都是以此作为代表着己方立场的旗帜。

直到第二次国共合作,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旗被取消,改为沿用共产党军队军旗,这样的情况一直延续到1949年。

这一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渡过长江天险,以势如破竹之姿攻进南京。

第一时间,解放军同志们来到南京总统府,将代表国民党政府的青天白日旗降下,取而代之的是共产党的八一军旗。

但是新中国诞生在即,拥有一面代表新中国的旗帜至关重要,国旗的设计被提上了日程。

对此,不少人认为可以沿袭苏维埃政府的国旗,或者八一军旗。

但是中共中央认为此举不妥,因为军旗是解放军的旗帜,不能与国旗混为一谈。

而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则是新民主主义国家,沿用苏维埃共和国国旗也是不妥当的。

就连毛主席也认为新中国的国旗应该有一个全新的设计,这是代表一个国家脸色的事情,不可草率和大意。

于是中共中央将这项重大任务交给了全国政协来完成。

1949年6月,新一届政治协商会议召开在即,这次会议的主要任务,就是关于新中国成立后国旗、国歌、国徽等事务的确定。

与会人员分为六个工作小组,分头对各项问题进行磋商。

其中第六小组的主要任务是研究设计国旗方案。

这个小组的组员包括郭沫若、陈嘉庚、田汉、郑振铎等人,后来还专门吸收进了徐悲鸿、艾青、梁思成几位在绘画上有造诣的专家。

很快,小组成员就国旗设计一事达成初步看法:必须要让全国人民都参与进来。

于是,第六小组在7月份向全国发布了一个国企征集启事,并得到了《人民日报》、《大众日报》、《新华日报》等各大报刊的宣传。

在报刊媒体的宣传下,全国各地人民,乃至海外侨胞都知道了征集国旗的启事。

一时间,所有的中华儿女都陷入了沸腾,想要为新中国的建设出一份力。

中华儿女踊跃参与国旗设计

革命老区的农民们,听到消息后立刻将以前珍藏的人民军队军旗找了出来,参考设计新中国国旗样式。

设计稿完成后,通过村、乡、县、市等行政部门逐级上交,最后送到了北京。

钢铁厂的工人们同样不甘示弱,工作之余他们会用粗壮有力的双手,在图纸上一点一点尝试绘制国旗样式。

这些工人们设计出来的图纸大多比较粗糙,但是一笔一划都代表着工人阶层对即将建立的人民政权的拥护和爱戴。

彼时,南方各省枪声还没有停止,国民党残余部队仍在负隅顽抗。

即使在炮火连天的环境中,前线的战士们也不愿意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趁着战斗停止和休息时间,有条件的战士们就会拿出纸笔,在战壕里绘制国旗图纸。

不光是社会基层群众,就连政治协商会议第六小组成员郭沫若、陈嘉庚二人,也同样加入到了新中国国旗的设计当中。

此外,参与到此事的还有不少海外侨胞。

这些华夏儿女虽然分居世界各地,但是他们都拥有一颗对祖国的赤诚之心。

其实,国旗的绘制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第六小组向全国发布的启事中,提了不少关于国旗的要求。

首先,新中国的国旗必须带有能够代表中国的元素,参考内容为中国的历史文化、山川河流。

这是设计国旗要考虑到的基本因素,正如美国国旗中的星星和线条,代表的是其50个州和最开始的13块殖民地。

墨西哥国旗上的鹰、蛇图腾,是为了纪念他们祖先阿兹特克人的历史。

沙特阿拉伯国旗上的誓言,象征的是国民们对穆罕默德的信仰和追随。

再者,国旗还需要体现出新中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中国近代百年历史举世瞩目,从洋务运动到解放战争,无数中华儿女为了中华民族的崛起而抛头颅洒热血。

在经历过各种“实验”后,最终中国人民选择了从工人阶级中走出的中国共产党。

因此,国旗的设计中必须要体现出华夏儿女近百年来的探索与斗争,以及最终的选择。

最后,第六小组要求国旗的底色要以赤色为主。

这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国解放军八一军旗的旗帜保持了一致。

起初,在国旗征集启事中的草案中,起草人员将这条要求写成了“以红色为主要底色。”

但是周总理在审阅过后,将其改成了“赤色”。

早在俄国十月革命时期,中国国内的有志之士正在探寻中华民族未来出路之时,革命先驱李大钊先生就发出呼喊:“试看将来的世界,必是赤旗的世界!”表达了对无产阶级革命的看好。

而在中国后来的革命当中,外界一般将受到共产主义思想影响的人民称之为“赤化”。

现如今,周恩来总理将“红”字改为了“赤”字,表现出了中国共产党对革命先烈的致敬和追随,也显示出了中国要继续推行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的伟大雄心。

考量到这几点因素,国旗的设计颇有些难度。

再加上当时国内各地人民文化程度有限、物质条件贫困,真正有能力、有想法,并且可以付诸实践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但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第六小组最后还是收到了近3000份国旗设计稿。

五角星加黄河图案广受欢迎

收到人民群众投来设计稿之后,第六小组接下来的工作更加严峻,他们要从这3000份样稿中挑选出一份最为合适的。

第六小组为此专门在北京饭店413会客室成立了一个选择阅室,将所有的样稿陈列出来,从中仔细审查、比较、挑选。

小组成员们坚持中国特征、政权特征、赤色为主色的三大原则,并增加了庄严简洁、长方形形式的审核条件。

根据这三条原则,众人进行了初步的甄选。

接下来,小组再根据旗帜的设计理念和设计元素进行分类。

第一类是最多的赤色底、配以五角星和镰刀斧头图案的旗帜。

这类设计沿袭了之前的苏维埃共和国国旗样式,赤色代表革命、五角星代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镰刀斧头则是工农联盟的象征。

这类旗帜赢得了很多人的喜爱和支持,但是也有同志认为,这样设计出来的旗帜与苏联的旗帜太过相像,有一种模仿人家的感觉。

第二类旗帜同样是赤色打底,配以五角星、麦穗、稻穗、齿轮的图案。

这类设计参考了苏维埃共和国国徽的设计,在寓意上满足了要求,但同样有模仿的成分在。

且这类旗帜由于图案过多,显得整面旗帜有些杂乱,不符合国旗设计简洁、大气的要求。

第三类旗帜大多是以红、蓝、白几种颜色组合而成的横条、竖条为底色,再加上镰刀斧头、五角星、麦穗之类的图案。

这类设计既考虑到了中国本土的文化和历史,也兼具西方国家的国旗设计特色。

但是很多人对这样的设计都不满意,认为这既模仿了苏联也模仿了美国,不宜采用。

最后一类则是红色占据大部分底色,再配以少量蓝、白、黄色,加上五角星图案。

这样的设计,西方风格似乎更重了一些,自然也不被很多人接受。

经过一番审查和分类,一大批旗帜再次被刷下,但是仍然还存有很多设计方案。

第六小组结合各种类旗帜样式,发现四类设计都带有五角星元素。

这说明群众们已经将五角星视为中国革命的象征,因此小组将五角星作为了国旗设计的必要因素,同时也成为了后来新中国国旗诞生的关键。

按照几项基本原则和数轮下来的筛选,第六小组最终留下了38个设计方案。

其中,又有两个方案比较特殊。

首先是最受大家喜爱的“复字第一号”,其方案是赤色为底,左上角是一个大五角星,下面带有一条或者两条、三条黄色线条。

五角星的含义自然不必多少,下面的一条线条代表的是黄河,如果是两条则是代表黄河与长江,若是再加一条,则代表的是珠江。

对于选择下方线条个数,众人有不一样的意见,但是大家普遍对这类方案比较青睐。

包括刘少奇在内的中共中央领导人、各民主党派人士也都倾向于这个设计。

同时,38个设计方案还有一个没有受到大家关注的样稿,那就是32号设计方案。

该方案赤色打底,左上角是一个大五角星,五角星里面是经典的镰刀锤子图案。

大五角星的右侧是四颗小五角星,分别代表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寓意着四个阶级共同拱卫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但是,设计寓意中提到的小资产阶级受到了一些人的质疑和不满,这幅作品也险些因此被刷掉。

后来田汉在复审中看到了这个设计,觉得不错,便将它留下来进入了下一轮的审查。

32号国旗的设计者是一名叫做曾联松的普通会计。

此人本就是一位热血青年,曾在南京参加过“一二九运动”,后来在1938年就早早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收到国旗征集的公告后,曾联松激动万分,他回忆说:“建设新中国一直是我的梦想,当我从报纸上看到中中央在征集国旗方案,毫不犹豫就参与了进去。”

曾联松作为一个理科生,并无绘画功底,他的设计完全是凭借着一腔热血。

只是或许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设计的这幅作品,会真的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

张治中力排众议确定五星红旗方案

对于32号方案,一开始认可的人并不多。

在最开始的投票中,该作品仅仅获得了5票,而“复字第一号”则是有342票的支持。

彼时,就连毛主席也比较认可五角星加横条的设计方案。

不过,同样也有不少人对这一作品持保留意见,尤其是张治中将军。

他认为中间的一条横条将整面国旗分隔开来,有国家分裂的意味。

在9月下旬的一次晚宴上,毛主席邀请了张治中、傅作义等26名国民党起义将军吃饭。

在一片欢乐的氛围中,张治中将军悄悄的问向坐在自己身边的毛主席:“主席,您同意哪一种国旗方案?”

“我倾向于一颗五角星,一条黄河的那个,你的意见呢?”

张治中在席间向主席表示了自己的看法:“我认为这个黄河图案有些不好,红色底色代表的是国家和革命,但是中间加一条杠,会不会让人联想到我们国家分裂的意味?。”

张治中的话让毛主席陷入了沉思,紧接着张治中又说道:“我们自己人知道那条杠代表的是黄河,但是外人和老百姓可能不明白呀,把它当成金箍棒也说不定。”

张治中后面的那句话主席没有放在心上,但是第一条理由却很有说服力。

中国经历了这么久的分裂,现在好不容易即将迎来统一,让暗示国家分裂的元素出现在国旗上,这是不可接受的。

于是原本几乎已经被定下来的“复字第一号”方案暂时被搁置了下来。

9月25日晚间,关于确定国旗、国徽、国歌、纪年等意见的座谈会,在中南海丰泽园召开了。

会议上张治中拿出《国旗图案参考资料》,向众人推荐了曾联松设计的32号五星红旗旗帜。

只是对于图中的四个小的五角星意义,有人提出疑问:“未来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消失了,那国旗岂不是还要改?”

张治中思考了片刻回答说:“我们可以不拘泥于五角星的意义,只要强调大团结即可,不管未来怎么变化,团结的含义是不会变的,这样如何?”

张治中的话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

与此同时,一位名叫彭光涵的政协委员向周恩来总理推荐了32号方案。

周总理在品鉴过后,要求彭光涵制作出一副大一点的实物出来看看效果。

实物出来后,效果果然不错。

此外,陈嘉庚先生也向毛主席和周总理提出建议:“一个国家的政权特征远比地理特征重要,所以无需坚持代表黄河的横杠。”

至此,新中国的国旗设计大致确定了下来。

在9月26的全国政协第一次全体会议中,政协委员们一致认定五星红旗是最适合成为新中国国旗的旗帜,会议表决通过了曾联松的设计方案。

不过,为避免出现模仿苏联旗帜的声音,政协委员们在协商后去掉了曾联松原本加在大五角星中的镰刀锤子图案。

9月28日,《人民日报》刊载了全国政协关于新中国国旗设计的决议,正式向国民宣布“新中国的国旗为五星红旗”。

对于国旗的制作标准,报纸上同样进行了刊载。

国旗形状要求两面相同;旗面为红色;长与高比例为3比2;旗左上角缀黄色五角星五颗,中间五角星较大,其余四星较小,环拱大星的右方;旗帜套杆的颜色为白色。

当曾联松在报纸上看到国旗样式的那一刻,内心激动万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方案被采用了,直到收到稿费的那一刻。

9月30日下午,第一面五星红旗在北京美术供应社被制造出来,这面旗也就是开国大典当天天安门城楼前升起的那面。

后来,这面颇具历史意义的旗帜被保存在了中国革命博物馆,留存至今。